北京·“万国福地”精酿啤酒餐吧设计

发布时间:2023-01-18 21:42 阅读量:24

本案位于五道街胡同,位于大栅栏地区西南部,东北至西南走向。南起南新华街南端,北至铁树斜街、樱桃斜街、堂子街、韩家胡同的交会处。此街明代称五道庙,五道庙建于万历三十五年,明兵部尚书王象乾称此地为正阳、宣武二门之”龙脉交通车马辐辏之地”,应以庙镇之。受业主委托,这次我们希望在安静的老北京胡同里设计一隅小酒馆。

北京·“万国福地”精酿啤酒餐吧设计

原生场地是一个面朝南新华街的合院,左邻右舍都是此地久居的老住民。从狭窄的入口通行,空间关系是北京传统四合院的简化版,我们对院子做了重新解构——尽管原有的空间属性是全封闭的,我们希望仍然保持疏密有序的感觉,因此将封闭的院子做得尽量通透、明亮。我们注重进入内庭院后的感受,即关门伊始,就进入自己的世界,来访者所见皆是自己视野内的建筑,这是贯穿在设计过程中逻辑,既需要有一定的透气感,也要保证私密性。

北京·“万国福地”精酿啤酒餐吧设计

入口处呈L型通向院落内部,为避免厚重墙体带来的沉闷感,我们在访客视野所及处嵌入一面落地玻璃墙,一方面增加照明,另一方面内景随着人的移动而时隐时现,有控制地一点一点地让人看到景观,循序渐进地创造空间的序列。过渡空间的纳入成为建筑整体构成的一部分,协同塑造建筑形态,丰富虚实对比,天花保留建筑场地中驳旧的肌理材质,并且形成入口灰空间,满足室内外空间的良好过渡。在空间之中通过材料的解构,进行交叠、重组。

北京·“万国福地”精酿啤酒餐吧设计

北京·“万国福地”精酿啤酒餐吧设计

拾级而下,抵达院落内部,中庭是合院这种建筑类型的趣味所在。本案是在维持已有房屋结构不变的条件下,使用材质和形状来对应历史,同时根据材料特性调整形式和比例,把握其粗糙程度和时代感。通过局部关系的调整而改变院落空间的氛围并满足多样的使用,让老旧能够与时俱进的融入到当代城市生活之中。

北京·“万国福地”精酿啤酒餐吧设计

室内、建筑与自然在相互界定中融会贯通,形成一个可以相互渗透的空间结构。我们对原有院落中的墙面、门窗、屋架、铺地等构造系统进行了整理与修复。设计建设过程中避免使用与地域及历史时代不相符的现代工业材料和处理方式,在此基础上,把通透属性的落地玻璃墙嵌入砖混结构的承重柱里,使得室内外动静的变化随时保持着沟通与互动。

北京·“万国福地”精酿啤酒餐吧设计

以构造交互、流动的空间内外部关系,来加深场地本身给予人通达五感的多样体验,并以此形成了空间内部的叙事逻辑。朴色砂石地面和基座连成一体,能让雨水快速流走并保持室内干燥。镜面池和山石的放置借助了庭院山水中的概念:依山傍水房树间,行也安然,坐也安然。

北京·“万国福地”精酿啤酒餐吧设计

进入内部空间,墙面和地面以同色系材质相呼应,屋顶是改造前留下来的木结构横梁,我们希望通过建材的取舍能引出新的植入空间与原建筑之间的历史重量对应关系,而建筑的空间性,往往也体现在这种虚实相生的关系中。主厅拆除多余的隔墙,仅以木质架构作为支撑形成开敞式空间,沿轴线徐徐展开。空间是一个载体,它会被承载的一切影响着也会让不同的思考者有着不同的体验。我们希望保留原生环境中这种质朴的“钝感力”,来访者透过原始墙壁斑驳的肌理可以真切地感受这座建筑的过往。

北京·“万国福地”精酿啤酒餐吧设计

北京·“万国福地”精酿啤酒餐吧设计

陈设的存在不会让我们特别注意到它们,就像本就属于这里,但每一部分都不可缺失。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家具都是业主自己收藏的,在不断的牵引外部环境与内部营造之间的对话中,陈设赋予了情感融入空间的不绝力量。七星斗柜有“抬手取,低头拿,半步可观全药匣”的特点,考虑到吧台具有招待及储存等多重职能,我们把中医药橱的概念融入吧台设计。作为室内建设的一部分,这种设计不仅传达了场域的独特调性,同时也成为极具氛围感的品牌商标。

北京·“万国福地”精酿啤酒餐吧设计

北京·“万国福地”精酿啤酒餐吧设计

围合空间形成大隐于市的院子,使得室内空间的公共活动可以进行适度的外部延伸,而后通向空间的出口。内与外,是互为关联的一体,房也是院,院也是房。从改造到新建,我们对城市的任何想象都是基于主观意识建立与现实之间的联系,本案中,我们以原生场地的肌理向上重塑设计脉络,而在未来,对现有改造空间以及院子剩余空间如何被更好的利用将是我们继续探讨的课题。

北京·“万国福地”精酿啤酒餐吧设计

内容来源:DAGA Architects大观建筑

北京·“万国福地”精酿啤酒餐吧设计

深圳萧世设计-20余年餐厅装修设计资深服务经验。我们专业为客户精心打造各式特色中西餐厅、主题餐厅、生态餐厅等装饰设计魅力项目。欢迎前来洽谈合作,电话:13714551726

北京·“万国福地”精酿啤酒餐吧设计

发布时间:2023-01-18 21:42    阅读量:24

本案位于五道街胡同,位于大栅栏地区西南部,东北至西南走向。南起南新华街南端,北至铁树斜街、樱桃斜街、堂子街、韩家胡同的交会处。此街明代称五道庙,五道庙建于万历三十五年,明兵部尚书王象乾称此地为正阳、宣武二门之”龙脉交通车马辐辏之地”,应以庙镇之。受业主委托,这次我们希望在安静的老北京胡同里设计一隅小酒馆。

北京·“万国福地”精酿啤酒餐吧设计

原生场地是一个面朝南新华街的合院,左邻右舍都是此地久居的老住民。从狭窄的入口通行,空间关系是北京传统四合院的简化版,我们对院子做了重新解构——尽管原有的空间属性是全封闭的,我们希望仍然保持疏密有序的感觉,因此将封闭的院子做得尽量通透、明亮。我们注重进入内庭院后的感受,即关门伊始,就进入自己的世界,来访者所见皆是自己视野内的建筑,这是贯穿在设计过程中逻辑,既需要有一定的透气感,也要保证私密性。

北京·“万国福地”精酿啤酒餐吧设计

入口处呈L型通向院落内部,为避免厚重墙体带来的沉闷感,我们在访客视野所及处嵌入一面落地玻璃墙,一方面增加照明,另一方面内景随着人的移动而时隐时现,有控制地一点一点地让人看到景观,循序渐进地创造空间的序列。过渡空间的纳入成为建筑整体构成的一部分,协同塑造建筑形态,丰富虚实对比,天花保留建筑场地中驳旧的肌理材质,并且形成入口灰空间,满足室内外空间的良好过渡。在空间之中通过材料的解构,进行交叠、重组。

北京·“万国福地”精酿啤酒餐吧设计

北京·“万国福地”精酿啤酒餐吧设计

拾级而下,抵达院落内部,中庭是合院这种建筑类型的趣味所在。本案是在维持已有房屋结构不变的条件下,使用材质和形状来对应历史,同时根据材料特性调整形式和比例,把握其粗糙程度和时代感。通过局部关系的调整而改变院落空间的氛围并满足多样的使用,让老旧能够与时俱进的融入到当代城市生活之中。

北京·“万国福地”精酿啤酒餐吧设计

室内、建筑与自然在相互界定中融会贯通,形成一个可以相互渗透的空间结构。我们对原有院落中的墙面、门窗、屋架、铺地等构造系统进行了整理与修复。设计建设过程中避免使用与地域及历史时代不相符的现代工业材料和处理方式,在此基础上,把通透属性的落地玻璃墙嵌入砖混结构的承重柱里,使得室内外动静的变化随时保持着沟通与互动。

北京·“万国福地”精酿啤酒餐吧设计

以构造交互、流动的空间内外部关系,来加深场地本身给予人通达五感的多样体验,并以此形成了空间内部的叙事逻辑。朴色砂石地面和基座连成一体,能让雨水快速流走并保持室内干燥。镜面池和山石的放置借助了庭院山水中的概念:依山傍水房树间,行也安然,坐也安然。

北京·“万国福地”精酿啤酒餐吧设计

进入内部空间,墙面和地面以同色系材质相呼应,屋顶是改造前留下来的木结构横梁,我们希望通过建材的取舍能引出新的植入空间与原建筑之间的历史重量对应关系,而建筑的空间性,往往也体现在这种虚实相生的关系中。主厅拆除多余的隔墙,仅以木质架构作为支撑形成开敞式空间,沿轴线徐徐展开。空间是一个载体,它会被承载的一切影响着也会让不同的思考者有着不同的体验。我们希望保留原生环境中这种质朴的“钝感力”,来访者透过原始墙壁斑驳的肌理可以真切地感受这座建筑的过往。

北京·“万国福地”精酿啤酒餐吧设计

北京·“万国福地”精酿啤酒餐吧设计

陈设的存在不会让我们特别注意到它们,就像本就属于这里,但每一部分都不可缺失。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家具都是业主自己收藏的,在不断的牵引外部环境与内部营造之间的对话中,陈设赋予了情感融入空间的不绝力量。七星斗柜有“抬手取,低头拿,半步可观全药匣”的特点,考虑到吧台具有招待及储存等多重职能,我们把中医药橱的概念融入吧台设计。作为室内建设的一部分,这种设计不仅传达了场域的独特调性,同时也成为极具氛围感的品牌商标。

北京·“万国福地”精酿啤酒餐吧设计

北京·“万国福地”精酿啤酒餐吧设计

围合空间形成大隐于市的院子,使得室内空间的公共活动可以进行适度的外部延伸,而后通向空间的出口。内与外,是互为关联的一体,房也是院,院也是房。从改造到新建,我们对城市的任何想象都是基于主观意识建立与现实之间的联系,本案中,我们以原生场地的肌理向上重塑设计脉络,而在未来,对现有改造空间以及院子剩余空间如何被更好的利用将是我们继续探讨的课题。

北京·“万国福地”精酿啤酒餐吧设计

内容来源:DAGA Architects大观建筑

北京·“万国福地”精酿啤酒餐吧设计

深圳萧世设计-20余年餐厅装修设计资深服务经验。我们专业为客户精心打造各式特色中西餐厅、主题餐厅、生态餐厅等装饰设计魅力项目。欢迎前来洽谈合作,电话:13714551726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A:深圳福田保税区广兰道6号深装总大厦A座5楼

86-755-25787848  137-14551726

E:xs@xiaodesign.com